给自己的生日礼物:致我悄悄走过地4辈子

今天是2018年7月8号,周日,连绵下了几天雨,今天终于放晴了,赶紧去晒晒被子洗洗床单,生活就是在买菜做饭洗衣散步里走过。这个月16号是我的生日,24岁生日,也...


今天是2018年7月8号,周日,连绵下了几天雨,今天终于放晴了,赶紧去晒晒被子洗洗床单,生活就是在买菜做饭洗衣散步里走过。

这个月16号是我的生日,24岁生日,也许24岁对同龄人来说,只不过是平凡的一年,但对我来说却意义重大——即将结束心智开启后的第一年——所以我觉得非常有必要做一个重大的复盘。

好好回顾曾经走过的路,会发现每一步都是上天最好的安排。

这篇文章会写很长很长,也会写很久很久,每天加进来一些新的感悟,致敬曾经走过的24年。

是有多幸运,才能平安健康的度过24年呢?我们都理所当然地享受着上天的眷顾,过着身体健康、四肢健全的生活,却从不会感恩这种生活,毕竟一出生就过着这样珍贵的生活,不会有人意识到这种生活的幸运。

很多婴儿在刚刚成形的时候,因为各种意外消失了;

很多婴儿在出生的时候被脐带缠绕窒息而死;

很多婴儿一出生就患有先天性疾病,比如先天性心脏病、兔唇等;

很多婴儿在没有足够的身体抵抗能力时感染疾病去世;

很多儿童在长大的过程中会因为各种意外受伤,被拐卖、父母去世成为单亲家庭儿童或者孤儿、出车祸等等;

很多儿童在长大的过程中会受到家长虐待、父母冷暴力、邻居性侵害等等;

实在列举不下去了,我们看不到的事情,并不代表没有发生。所以,能平安的度过24年时光,真的是老天待我不薄。

我一直都是一个懂的感恩的人,所以老天让我得到更多幸福。因果循环既是如此:你种的善果越多,得到的也就越多。

成为一名整理师之后,我发现越是拥有物品越多的人,越觉得自己物质贫乏,渴望的物品越多、越贵。我也曾度过很长一段时间的囤积生活,物极必反,实在忍受不了物品对我的奴役,我开始实践极简主义生活方式。

欲望是一种吞噬灵魂的怪物,你对它要的越多,它便吞噬你越多;你开始感谢它并觉得满足,它便给你更多自由的地方。

24岁,第4辈子的结束,第5辈子的开始,真的是一个很有纪念意义的日子。鲜少会有年轻人在身体健壮、意气风发的时间里回忆过往的岁月。因为一直觉得这辈子还很长,我们还没长大,还可以继续放开肚皮暴饮暴食、在屏幕前战斗到天亮,至于健康、信仰等内在重要的问题,我们没有时间、也不太愿意去思考和面对。

为什么是第4辈子?

李笑来老师在《七年就是一辈子》一书中说,人体的细胞会每隔7年就完全覆盖一次,所以他把7年成为一辈子,每过七年,他就会重新开始——学习新的知识、涉猎新的领域,这也是为什么他有那么多头衔的原因:

大学毕业后做销售当小老板;30岁进新东方当英语老师,写了两本英语方面的长畅销书;之后自学编程、做投资、买卖虚拟货币,成为中国比特币首富,实现财富自由,每辈子都会写一本长畅销书,等待。

看了这本书之后,我觉得很有趣,首先李笑来老师就是一位智识过人的有趣之人,其次把7年定义为一次结束和重新开始,不论你上一辈子过得多么庸碌或者风采,全部清零。

我略微回顾了一下自己的过往,觉得用6年当做一辈子更符合我自己的情况。

我的第一辈子,0—6岁学前期,过得经历十足,但健康快乐;

我的第二辈子,6—12岁小学期间,普通健康,但是从农村转到城乡结合部;

我的第三辈子,12—18岁初高中,普通健康,但是因为我妈妈的眼界格局,我上的是市里最好的初中和高中,学校为我提供了良好的学习成长环境;

我的第四辈子,18—24岁大学,由于前三辈子的积累,我第四辈子开始突飞猛进的成长,即使大学毕业之后,也依旧冲劲十足。

我想讲几件对我来说很重要的事情,以此解释为什么每一辈子都是新的开始,每一辈子都是下一辈子的铺垫?

我2岁半的时候,因为妹妹要出生,所以被送到外公家寄养。听老妈说那个时候老爸生意挺好的,看以前的照片,他们穿着十分光鲜,老妈脸上的光泽和笑容说明一切。所以我应该度过了一个从富裕生活到乡下生活的时间。

我很庆幸老妈把我送到乡下,如果童年不是在乡下长大的,我可能都体验不到光着脚丫子上山捉虫下水摸鱼的生活。这是城里的小孩儿永远体会不到的快乐。

我外公外婆是一位十分勤俭朴素吃苦耐劳的农民,他们对我的影响十分深远,我妈身上以及我身上很多良好的品质全都归功于他们。如果一个人不能吃苦,你也就能指望他学习会有多么刻苦,或者说,不能指望他一直学习刻苦,这也是为什么很多人毕业后基本上就不摸书了,因为学习是很苦的,你需要耐得住寂寞。

从小的乡下生活让我也特别朴素、能吃苦,能辨别基本的是非对错,也懂得最根本的孝顺父母。

如果老妈不在三年级的时候把我接到城里,和妹妹一起上下学,也许就不会有后来那么多的事情。我从照顾妹妹一个人、到照顾妹妹和侄女两个人、到照顾妹妹侄女和侄子三个人上下学,这一段时间让我有足够的独立自主能力,所以才有初中的独自生活。一个人的社会生活能力和独立自主能力,应该比学习能力要更重要,至少在我的价值观里,是这样的。

大学毕业后,离开学校和父母的庇佑,很多人的生活会显得一团乱,我很讨厌有事情就向父母求助的孩子,但可能对于父母而言,被孩子依赖的满足感也很幸福吧。

如果初中老妈没花3600,让我进解放路初中,也不会有我疯狂地野生生长的那3年,无论身高还是体重,我觉得身高是老天爷赐给我的荣耀,而体重是得到荣耀时附带的条件,一个人不能享尽荣宠而不经受一点点痛苦吧,况且我只是胖,但很健康。多亏了一个人,可以尽情的听歌、看小说,自己安排自己的时间,我喜欢那时候单纯快乐的自己,也许学习并不出众,但我过得十分愉悦。现在的小孩儿,从学前期就开始上各种培训班,暑假更是被安排得满满当当,我可不愿意做一个成绩优异但内心空虚的小孩儿。

如果初中不在解放路读书,也许我就考不上安陆一中,也就进不了火箭班,也就遇不到很多优秀的老师。也就不会因为高一的语文老师开始阅读,不会因为火箭班就遇到王文帅和陈睿东,不会一窥尖子生的生活和思维,不会和偶像做朋友,不会成为最后一名,不会受尽屈辱和委屈,不会觉得痛苦和孤独。

如果没有认识王文帅,我可能不会思考那么多深奥的人生问题,并且被不断刺激、不断学习、不断挑战她。虽然高中我看似花了很多时间在“无用”的东西上,但事实上就是这些“无用”的东西促使我不断的自省、自修、自我进化,反观以前的同学,大学毕业后一年就能明显看到老态——整日因为工作烦心、因为职场计较,哪里有闲心阅读思考呢?

如果没进入火箭班读书,我也不可能考上武汉纺织大学,也许会进入一所不知明的野鸡大学,度过艰难的2年或者三年,或者直接辍学不读书了外出打工,那么就不会有大学时奋起读书的我了,也不会有现在坐在平板电脑前打字的我了。

我在想,如果当初高考时我考得特别好,进入一个很不错的一类大学,跟很多尖子生学习、生活,渐渐的也许我会走上考验、考公务员、出国等一系列明星之路,但很明显,这些明星之路追求的并不是自己内心真实的想法,而是普罗大众艳羡的路;如果我考入一所野鸡大学,面对的将是无止境的女生之间的狭隘纠葛和冷暴力,或者进入爱情的“红灯区”,享受欲望和堕落,不会有精力用来学习和思考。

我一直相信,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在我这24年里,每一个决定性的选择,都是当时当刻,于我而言,最好的选择。所以,此时此刻,我可以选择成为一个追求功名利禄的俗人,也可以选择成为一个追求返璞归真的怪人。

这段时间我总是忍不住在想,也许很多时候,人的努力带来的作用是很卑微的。就比如即使当时我再努力学习,还是比不上去火箭班呆一段时间,耳濡目染之下学会尖子生们的行为习惯和思维方式,还有那种学习的氛围:当周围的同学都在拼命的拿高分、考名牌大学的时候,我自己的学习性就会被带动起来。如果没有那一段艰苦的岁月,也许就不会有大学里苦闷的我,也许就不会有后来因为苦闷而休学、复学之后甘愿忍受孤独继续在苦闷中摸索前行的我。

但是我也无法说清楚,当一个人在无人学习的环境里独自学习,然后换到另外一个环境里时,曾经忍受的孤独、坚持会给她对么大的帮助,但是毫无疑问,环境很的很重要。

条条大路通罗马,但有的人出生就在罗马。有的人要花5年时间才能走到罗马求学任教,但对于孩子们而言,一出生就能够在罗马受教,被很多大师教学,耳濡目染之下,从小就能培养很多很好的习惯,而且思维模式和眼界也不一般。

但否定一个人的吃苦的经历,也许也是不明智的,所有的经历都是有意义的。

我想,是因为我现在还太年轻,所以会觉得环境比努力更重要,因为时间轴太短,环境的确会给人更快的变化。但是拉长时间轴的话,也许一直努力的人,才是最终赢家,至少内心安定。

只要保持初心,一颗纯粹的心走一条认定的路,就是幸福的,不是吗?比起成功、智慧、业绩,幸福才是每个人最重要的吧。

人活着,要学会放下和舍弃,也许是很重要的东西,但一定是为了守护更重要的东西。

如果想要获得内心的平静,世俗的功名利禄就要放下和舍弃;

如果想要事业和他人的敬仰,儿女情长和家长里短就要放下和舍弃;

鱼和熊掌不可兼得,没有人能够同时得到正反两面,即使有,也许他已经失去了第三面。

24年过去了,学会了如何面对自己,学会了如何处理内心的冲突,所以我也该学会放下和舍弃了。

我的第4辈子,5年的大学生涯,以及毕业后一年的半工作半休息的时间,让我产生了质的成长。如果说大学时间,我是在不断做加法——毫无止境的学习新的知识,那么毕业后的这一年,我就是在给自己做减法。

大学学过多少东西,我也经不记得了,印象中的我总是很忙很累却很充实,这个世界有太多未知的科学等带我去探索,我为以前从未接触过它们感到深深的遗憾,并且希望能尽可能的弥补回来。

毕业后,曾经以为我会一头栽进职场的深海里,越有越远,攀上最高的山峰,以最快的方式达到别人眼中的顶点。事实上,我一直有这个雄心壮志,并且也对自己的能力十分有信心。然而,事实恰巧相反,我开始渴望悠闲“堕落”的生活——每天睡到自然醒、打王者荣耀、边吃外卖边看电影——这种日子我垂涎已久,等我终于有机会享受时,我毫无抵抗能力就沉沦了。

现在我依旧过着悠闲“堕落”的生活,但是内心却是那样的平静如水、充满喜悦。

我一直对于朋友这个群体感到耿耿于怀,因为我偏激的价值观,导致我的朋友少得可怜。毕业之后,能算得上朋友的就更少了。

我是那种特别多情又多愁善感的人,对于曾经帮助过我的人,或者在我身上付出过感情的人,我都舍不得忘记,全部放在心里。但其实,对方并不会像我这般,所以我总是感到受伤。就在这段时间里,我回忆了我过去的24年时光,终于懂得了放下。

过去的朋友,也许对我有过很多帮助,但过去的就要过去,如果我依旧不放过一点点过去的痕迹,试图用现在岁月的手拉上过往,我肯定会很辛苦。

沈雷也好、王春也好、夏超也好、周权也好,他们都是我过往岁月里的过客,是为了教会我功课,等我学会了,他们也该离开了。因为他们也有功课要学,也还要教别人功课,所以放手和放下,是对我们彼此的尊重和珍惜。

朋友其实也是自己无法选择的,当然不可能存在理想的朋友类型,我们只能通过环境筛选范围, 在自己可接触的范围类寻找朋友,然后通过筛选自己明确不喜欢的人,剩下的一部分人里挑选可以作为长期相处的朋友的人,也就是说那些我们选择作为朋友的人是我们不得不在某个特定的环境下做出的“委曲求全”,因为人类是需要朋友的,所以会在短时间内在某个范围里找到一个“亲密对象”。但是一旦离开了那个环境,“亲密关系”也就会迅速被下一个环境里的另一段“亲密关系”所替代,这就是“朋友”吧。

所以不用太遗憾很多关系的流逝,这是自然规律的结果,曾经有过就很满足了。

想通了这个问题之后,我不会再为自己没有几个朋友而忧伤,也不会经常回忆起曾经谁谁谁陪着我干了什么。赠人玫瑰,手留余香,他们陪着我做了些什么事情,自己也必然从我这里得到了些什么。江湖这么大,人生这么长,遇见是缘,分开是果。

我过去的4辈子,过去的24年里,24个不一样大小和心性的我,如今都被我整起安放在她们对应的位置——安静又整齐——陪伴着我走向新的一岁。

曾经经历过那么多事情,还有什么好害怕的呢?

多亏了我花了大概半个月的时间回忆过往的点点滴滴,年少时因为阅历和见解的不足,对很多问题、困惑、情绪都无能为力,如今带着24岁的自己去见见曾经的我,为曾经的自己答疑解惑,提供帮助和能量,倒也让现在的我受益良多。

今年,应该又是一个变化绚烂多姿的一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