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份生日礼物

写给22岁的宋先生这是你在师大度过的最后一个生日,五个月后你就毕业啦。犹豫纠结了很久最终决定还是要写给你,趁我也想记录下这些日子,生活还是需要一点点仪式感的。还...


写给22岁的宋先生

这是你在师大度过的最后一个生日,五个月后你就毕业啦。犹豫纠结了很久最终决定还是要写给你,趁我也想记录下这些日子,生活还是需要一点点仪式感的。

还麻烦你耐着性子看完嘛,生日这天一定要开心呀。

是这样遇见你的

第一次看到你的名字,是在新生群里,一个管理员的身份,与别的学长学姐千奇百怪的备注不同,你就是规规矩矩的全称:“2015级新传大类宋朝军”。

我记得第一次的第一次遇见你是在河北师大博物馆。那时候有个“新生入学教育”,我们排着队去博物馆听校史讲解,好几个讲解员,其中有一板块的讲解员就是你。我记得我穿红色短袖,看着穿黑色短袖在卖力讲解的你,当时我望着你的眼睛,心想:“诶,这个人他在做这样的事啊。”

之后过了几天,团委纳新,通过初试之后有无领导小组讨论的复试,复试的时候先给了我一张小纸条,让我填好个人信息和想要加入的部门,本来我写的是宣传部,后来又加了“科创中心”四个字,亭锐姐问我为什么想要加入科创,我还很懵,本想告诉她我其实先加入宣传,还是算了将错就错吧。复试结束之后,有你,有玥姐,有亭锐,你们嘻嘻哈哈地说笑着,我在一旁就又看到你了,真巧,又遇到了啊。再后来我知道你是科创中心的部长,你成为了我的那个在群里发消息一本正经非常严肃的部长。

遇见你还有在辩论队。已经成了你的小部员的我当时还在参加新生辩论赛,我们的队伍叫“亦语亦宁”队,没打几场比赛,输率前所未有之高,结果居然还误打误撞进了队。在队里我遇见了和部长截然不同的你,惊讶地和亭锐姐讨论着:“哇姐姐,学长在辩论队说话一点都不一样呢!”有的时候我看着两个群中你发的消息,怀疑是不是同一个人说的。

之后的日子啊,成了你小部员的我按要求去开例会开部门会,每次都兴冲冲的,自己也不清楚自己在开心什么。

后来我好像知道为什么大一那么忙碌的日子也会开心了,大概是眼里镜头里都有那么一个人是焦点吧。

所有帮助都无比珍贵

你给的所有帮助我都记在心里,回想起来只觉无比珍贵。

新生辩论赛决赛的时候,我们队又输了,你作为我们的带队队长,一溜烟跑过来对着我们四个反反复复的说:真的很棒真的很好了真的很好...语言的苍白无力永远不可能完美地表达出情绪,无限次的重复或许是最好的表达方式。

当时快放寒假了,团委把寒假社会实践集中队的任务交给了我。现在看来不过是社会实践而已,可这对于当时的我来说是从未接触过的难题。我看到文件上好多好多的选题,全是我从没读过的也不怎么懂得的句子,我去问你,你说,这没什么难的,我建议你选择文化类的选题,资料特别多,写起来也容易。在你的讲解中我决定去做这件事,后来有了剪纸艺术的立项,有了校级重点队,有了国家专项实践队...这些过往和成绩都不重要,最关键的是因为你的鼓励有了不管这事怎么样有多难都迷之自信觉得我能行的自己。

还有每次考试时候我问你的千奇百怪的问题:“这个到底什么意思?为什么?然后呢?”疑问三连你一个一个回答我。新闻评论考试前你发给我的大段大段的文字;毛概考试前你说你考了90多分让我觉得高分是存在的,没准我也能试试;你认真背书的样子让我觉得这才是学习应有的状态。

还有啊还有,伤心的时候也有很多人给我鼓励与安慰,但只有你的那句“你是最棒的”我记住了,我可能在你一遍又一遍的重复之中我信以为真了,非得让自己成那个最棒的人不可。

这是你和亭锐送给每个科创小部员的平安果,很庆幸我把它拍下来了。

便利贴上说的雷锋帽也是一个很有趣的故事。当时还在二期宿舍住着,粗心的我经常不戴帽子湿着头发走回宿舍,洗头一中午,头疼一下午。发现了这个雷锋帽之后我如获至宝,每次洗澡都戴着,舍友与路人都觉得很奇葩,我在反思自己是否奇葩的过程中惊讶地发现你和我一样可以接受雷锋帽,非常开心了(笑)。

像不被需要的护手霜

(啊...这是一个你介意的话可以跳过的部分)

刚学期初的时候你在统计你们班的奖学金,我看你刷的一下放出了你们班的成绩单,我瞅了一眼你是第一名,吴薇姐是第二名,我问你在干嘛你也冷冷地说:“整一下我们班成绩”,目不转睛的盯着屏幕,你没看我的时候一定不知道我看你的眼神充满了崇拜。

当年的情景剧大赛,我演了一个《闺蜜之驾校》,还拿了个最佳女主角,下台之后你来到我身边一直在说你真棒,我当时很惊讶一直高冷的部长大人怎么这么随和还可爱(嗯...大一的时候我一直觉得团委是hin严肃的)。

你的聊天气泡一直没有变过,头像也曾一直是一个岛,我有一天觉得你好像一只羊驼啊...发了好多羊驼的表情给你(后来生日礼物还送给你一只雪白的羊驼hhh不知道它过得可还好)。

期末的时候你在433值班等着“悦读达人”来领奖品,我在纠结去哪里复习。你说来433复习吧,还在我纠结的过程中你说来吧等你。啊。好。守在你身边有什么不好呢。

学着学着你突然拿出手机微信给我发了个表情包,然后和我说:

“你和这个好像啊。”

说完你一本正经地把手机收了起来继续学习,我盯着这只柴犬细细品味......

有一次是在演播厅表演课考试,你突然问我饿不饿,然后问我吃什么,不一会送来了一份面和一杯粥,我溜到433去吃。

(你真的超喜欢吃面啊,各种面都爱吃,还吃不腻hhh)

再后来是辩论队的大聚餐,那年还是雾霾极严重的一年,我记得你戴着两个口罩预防着。吃饭的时候给我夹菜各种照顾,鸣鸣姐问你还喜欢那个人吗,我忘了你怎么回答,也没问清楚那个人是谁,只觉得现在是我在你身边了。

后来的有一天我们终于在一起了。

我们在一起的第一天的第一次见面是在图书馆,我记得我穿了藤黄色的高领毛衣,下身是厚厚的牛仔裙,我坐在图书馆书架旁边的马扎上学习,你说来找我,我们就在书架中见面了。我只记得我们都有些紧张且不知所措,只用拥抱表达期待已久的爱意。天呐这是我从走进校门就时刻关注还在意的人,他现在来找我了!

好可惜2016年年末和2017年年初这个冬天雾霾像牛奶一样浓稠,我们的亲亲抱抱都是隔着口罩和厚厚衣服的。(下次谈恋爱一定要选在夏天啊~)

还有好多好多甜甜的小事,还有我送你的润喉糖、好想你枣片与巧克力派一样的护手霜,我拿给你的时候你说:“又是好吃的啊?”我急着打开说这是护手霜,你说你用不着这个。其实我想的是在你洗完手之后,我来帮你涂护手霜,涂完了我就再也不放开了,哈哈哈哈哈哈。

当时的一切都是甜甜的呀,就像送你的护手霜,冰激凌奶油的样子,包括从你对铺的镜头中看到的努力背书的你。

也不全是开心的事

这后来的后来啊,我们就吵架了。

起因是我觉得你非常忙碌不陪我(没别的意思,只是我觉得而已,不一定是事实),由此引申出来一大堆问题,什么家境、长相、你喜欢的东西我全都讨厌等等等等。我给你打电话的时候你说你在阳台气愤地拍栏杆,我完全可以理解这种感受。(这也成为我写这些文字的阻碍,好怕你再次恼怒啊...)经过一系列的辩论(比如黏人和被需要其实是两回事什么的hhhh),你得出“我并不喜欢你”这个结论。按照当时的气氛这个结论合理了,我也完全解释不清什么,难以自证。(我不是说我就把之前做的事(对不起×999)就忘了,只是觉得明明可以不发生的。)

我现在看来只觉得不值,明明一个拥抱就能解决的事,非得兜圈子自找烦恼,可惜了和该共度的良辰美景,浪费了最美好的四年。

我们分开后你过这样的话:我觉得你不是一个很好的结婚对象。

你的这句话成为我心中的一道坎。有句话是这样讲的“陪你喝醉的人注定没办法送你回家”,你教会了我如何珍惜一份感情,但是没能和你再继续走下去。后来我觉得“结婚”这个词不是遥远的,而是应该思量的一件事,结婚成为了我幸福的理想,要把感情与时间交付给对的人,而不是儿戏一场。

选一段别人说的话:

你最大的遗憾是什么?错过了一个人。

其实“错过”这个词很残忍,明明可以拥有,明明可以相爱到老,却因为各种原因提前分开。

分开后回想起没和你一起穿过情侣装,没和你一起过过生日,没和你一起旅行,总觉得我们之间还有很多事没做,可惜再也不能在一起。

在一起的时候总想着以后有很多时间去做这些事情,直到分手那天来临的时候才醒悟,以后再也没一个合适的身份站在你身边,即使能并肩行走,却也无法伸出手搂着你。

“你以为错过的是一个人,其实错过的是一生”。

时间终会驯服与改变曾经张狂桀骜的性格,可惜没能在我懂得这些的对的时间遇到你啊。

说点开心的吧

分开后虽然不怎么见面,但是我也常听到你的消息,有时找你说话发现你也不是对我的生活全然无知。

那次党支部的诗会我们遇见,彩排的时候我看你坐在那里,多亏还有考试内容可以请教你,要不然我可太久太久没和你说过话了。只是你解答完我的问题后我们就没话说了,这让我想到一句话,有的人除了恋爱真是没得可谈。

正式演出的时候你和三个学播音的同台朗诵,哈哈哈一本正经努力的样子我全录下来了。结束后你和我说:“你好红啊。”嗯......

时间一晃就到现在了。

你马上要毕业了,我马上要大四了。

我得知你保研兰州大学传播学的时候真的很开心(可能也有一部分原因是你学了我喜欢的传播学),当然我也希望你能到达你想去的南方,虽然没去吧,但是不用殚精竭虑未来可期的日子已经很好非常好了,我相信你还会更好。

我有时候会很想念你非常想念你超级无敌想念你,可能还是因为遗憾与喜欢吧,不过想来也觉得真好,可以让我明白原来世界上真的存在值得相伴一生的人;原来再好的感情不努力维护只放肆任性真的会不在;原来没有你在身边的我也可以努力完成那么多困难的任务。

你保研之后气场与从前大不相同,多了一份从容淡定,希望此时的你不是人生的高峰,而是人生真正的起点。

宋先生,莫失莫忘,未来可期。

最后祝你生日快乐!~

ps:最后的最后是我乱七八糟的碎碎念了

这篇推送我写了好几天,还为之注册了一个自己的公众号。主要就是长久以来积累的情绪与反反复复的心事,我需要找一个合适的位置安放。你就好像是所有不可能发生的巧合都碰在一起了才遇见的,又好像是我发了疯犯错离开的。故事是因为记得所以存在,现在看来大学这四年时间着实短暂,我这四年放进心里爱的那个人也该好好保留着。嘻嘻嘻,这次真的没了,念叨完了,晚安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