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 她给自己二十六岁的生日礼物是'地球'

2014的秋天“有梨星球”上线。很多人在“围观”一名孱弱女生发的莫可名状的视频。但我们知道,表达善意的方式不一定是“抚摸”,也许是一拳。有些人天生就能掌控全局。...


2014的秋天“有梨星球”上线。很多人在“围观”一名孱弱女生发的莫可名状的视频。但我们知道,表达善意的方式不一定是“抚摸”,也许是一拳。有些人天生就能掌控全局。四年前用《Dumb ways to die》释放善意小提示的那个人,不是野狼,而是小红帽。

只有善良还不够,就像她引用阿兰·德波顿的话:“艺术能给我们提供一个高处的重要观察点,从那里我们可以俯瞰我们生存条件的艰辛”。你看,视角的高度与年龄无关。所以,2016年终于将善念揉进勇气的《生意》让人们感受到她柔中带刚的行事风格和充满理性的使命感。

图片 | 阿富汗巴米扬

如果从2014的秋向2018的秋画一条曲线,我们能看到她身上逐渐放大的独立意识,还有天生亲近大自然的野。这些特质集中在一个小女生身上,天知道会产生什么化学反应。

她就是“野生少女”有梨,在她的一次分享会之后单车共和用文字的方式对她进行了采访。

单:你在“喜马拉雅”注册了一个频道?过去和粉丝之间互动的渠道都是哪些。

梨:之前的分享一直是线下实地和线上微信群的形式,已经很成熟了,但我比较喜欢尝试新的东西。

单:为什么想起做一期分享会。粉丝数量的提升和个人IP的养成这两种发展模式对于整体目标的实现哪一个更重要。

梨:骑行路上的遇见,异域人文和风光让我对人生有了新的感知,筋疲力尽抬头看到彩虹的感动,暴雨在泥泞山路爬坡推车看不到终点的绝望,被邀请去阿富汗副总统家的激动,五千米高原上看到漫山遍野巨大鹅卵石的震撼,深夜雪山星空幕布之下的释然……这些情绪支撑着我,确保我不会被生活中的琐碎庸碌困住。想把我的经历分享给更多人,不要被社会规则和买房买车、人生的乏味、苦难束缚住,我觉得这会是一件有意义的事。

粉丝和个人IP的比重我没有仔细思考过。并不喜欢粉丝这种群体称呼,无脑吹和无脑黑其实是一回事,本质上都是一种评价。当有一天暴露出改变和差异,她们就会说你变了,这是个非常愚蠢的事。我不喜欢评价。我更期待收获能够阅读并且思考的读者。

单:你在并行很多事情,能说一下吗,这其中你更倾向于什么方向。

梨:作为斜杠青年经历了一年多的自由职业的体验。高尔夫裁判、地产影视广告策划提案、撰稿、摄影、做小生意。开过一家小餐饮店,赔了。现在跟朋友一起创业做野生少女品牌。我倾向文创类的方向。如果工作内容是程式化的、任何人都可以复制的,那我会想要放弃。

单:“野生少女“是一个什么样的平台。

梨:是我和朋友的创业项目,线上做女性成长创业教育社群,线下做运动户外旅行深度探索产品。

单:如何定义“野生”,是如何帮助中国女性释放“野生力量”的。

梨:野生少女当初起这个名字想要输出的价值观就是对立于圈养、依赖、寄生的状态,能够自我觉醒,拼命汲取营养,野蛮生长。同时又能保有纯粹、真诚、烂漫的少女心。

我觉得女孩子,尤其是东亚女性。在社会传统观念束缚下,我们一直被要求说,你应该温柔贤惠,乖巧听话,懂事,嫁一个好人。导致的结果呢,就是像我们这一辈大多数人的妈妈,你们能看到她们就是一种牺牲奉献的角色,为了老公为了孩子,自我牺牲。“妈妈”长期被社会“歌颂”,然后就说她是伟大“贤妻良母”。给她们戴高帽子说好话,她们就会被这个角色设限,被套在里面了,她没有办法去做更多的事情,她就只能牺牲奉献,一定程度上面就是丧失了这种“野生”的本能的。

为什么我们总是喜欢对别人说“叫爸爸”,感觉好像是在凌辱对方,对吗。因为就是当老子就很爽啊,但是你要对别人说“叫妈妈”是不是很奇怪。就是说,“当妈妈”听起来就非常的辛苦,就感觉不是什么占便宜的事儿。

所以我认为每个人都应该去体验一些激烈的对抗性的运动。加上深度探索性的旅行,包括男孩子也是。就比方说去搏击格斗、去打泰拳、巴西柔术,然后去户外探险、攀登雪山、徒步穿越、长途骑行、帆船航海。去玩一些这种东西,然后才能找回被社会规则、家庭压抑的野生本性,才会对生活有新的思考。

单:游历了这些国家之后我也听到你在分享会中说到,旅行要带着“问题”出发,你是否在搜集素材的同时,兼顾打造“运动旅行”主题的产品呢。它的形式是什么,你认为的旅行组织者的资质应该倾向于专业(旅行社)还是也许更精彩的也更松散的“召集”模式

梨:之前的骑行并没有背负这么沉重的包袱,就是单纯的玩,顺便用相机、文字记录当地人文。自从跟朋友一起创业才开始打造主题探索旅行产品,也就是三个月前的事。

我认为旅行社或是驴友召集各有利弊,要依据自身户外经验来选择更适合的线路或者难度。我们每年骑车都会发公开招募,这种就比较随机,大体跟着路书走,但实际情况还是骑到哪算哪,我个人更喜欢这种方式。

单:看到你的文章包括分享会,感觉“总结和输出”的能力是一种天赋,也就是说你的“总结和输出”的能力很难被效仿,你认为在“野生少女”社群的麾下,或者业态下,不具备“天赋”的人是否有能力走下去,我们知道现实和热情并不能完全互补。

梨:我认为天赋在成长的过程中只能在初阶起到加速作用,天赋就像长跑的人穿了一双好的鞋,最后到终点还受很多因素牵制。“总结和输出”是一种能力”,既然是能力,就是可以后天锻炼的。

图片 | 印度修路工人工棚

单:有没有给大学生的一些建议。

梨:很多人跟我讲很羡慕这种无边界的生活方式,但是对于大学生来说,不要过早的做出决定,看起来令人羡慕的不一定适合屏幕背后的每个人,先多去尝试和体验才有可能做出最适合的选择。斜杠青年是最接近自由人生的方式之一,大学生有非常充裕的时间在技能领域深耕,将爱好变现来获取更好的资源更好的实现理想,形成良性循环。

我现在想明白了的但大学并不太明白的事:去主动接触你欣赏的人、参加热爱的赛事会让你更自律更专业、投资自己、多阅读、保持独立思考、产出价值。

单:谢谢接受单车共和的采访,谢谢。

梨:谢谢。

她在寻找属于自己生活的路上拥有极高的效率,没有一丝的迟疑。我想这就是“与生俱来”的好处,你不走弯路就省下了时间。后互联网时代的显著特点就是时间不够用,这并不是指人生的整体跨度,而是学习对于年龄的阈值越来越苛刻。她的工作同样也离不开网络。这些条件为她展开理想提供了“便捷”。野生的世界不能没有“野生少女“。

“有梨环球骑行”(骑行、搭车、徒步等方式其实没有不同)的根本动力是文化,客观上农耕文明的中国没有这个基因。当我们发现,麦哲伦的远航和郑和下西洋的动机完全不同的时候,民族性格已经或多或少的成为探索性旅行的阻力。

这些屈指可数的环球旅行者,被问及最多的大概都是”你的家庭怎么办,父母会不会担心、工作怎么解决“,诸如此类的问题。所以当你没有形成文化认同的时候思考”她们是怎么解决这些问题“的,内心十有八九会产生扭曲和落差。此时你只有相信时间,也只有时间能解决这些问题,不要刻意改变生活的轨迹。

摄影  | @间谍有梨 @王粒丁

上一篇:

有梨星球           单车共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