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我男人和白莲3儿的生日礼物

我看着闺蜜边昕手机上的信息:“我觉得每个女生都有自己好看的一面啊,就像涵涵在清晨阳光下的时候,就像是发光的天使”,嘴角抽动。这是陆河问边昕“你觉得公司哪个女生最...


我看着闺蜜边昕手机上的信息:“我觉得每个女生都有自己好看的一面啊,就像涵涵在清晨阳光下的时候,就像是发光的天使”,嘴角抽动。

这是陆河问边昕“你觉得公司哪个女生最好看”时,边昕的回答。

发光的天使?

我抬头看了眼一脸无辜、大方给我看自己和陆河聊天记录的边昕。

我俩是大学同学,毕业后又进了同一家公司;而陆河,则是之前就在设计部的前辈,比我们大两三岁,外型帅气,举止大方。

也是我喜欢的人。

我当即有些生气。

那种感觉,就像是自己相中的白菜被别人盯上了一样。况且我还没和陆河聊几句,只是打了个招呼,互相介绍了一下自己而已。

但看到边昕无辜的笑容,甚至在我提出这个有些无理的要求——让边昕给我看他们俩的聊天记录,她仍然爽快答应时,我的怒气又有些无处发泄。

聊天记录从昨晚持续到今天中午,看样子,是除了睡觉上班,两个人都在聊天。

内容无过于是问一些喜好,习不习惯公司和对公司的一些看法等,交谈不算特别深入。两个人都又得体又有理。

可是,不知道为啥,看到边昕那种透露“大家都是很好的人啊,世界那么美好”气息的语句时,我还是梗得发慌。

“涵涵你放心啦,陆河可能就是想要认识一下你身边的人呢。”边昕安慰道。

我不知道边昕是以什么样的立场说出这样的话,但是,如果今天是边昕告诉我,她喜欢上了一个人,那我一定会和那个人保持距离。

我又看了一眼边昕,她的脸上还是那样纯真,毫无异常。

我叹了口气,打算把这件事放一边,不深究了。

其实设计部是一个比较神秘的部门,班点也和其他部门的职员不大一样,常常会加班加点,也会在上班时间看电影找灵感。

所以身在财务部的我,之前一次都没有见到过陆河。

直到那天上班,我忘了带卡,去不了公司所在的楼层。

大厦安保系统做得比较完善,要进入每个公司所在的楼层,都需要特定公司的职工卡。

我急急等在电梯前,希望有人能解救我于水火中。但是因为出门迟了,整个大堂的人已经寥寥无几,而且,我没有从他们胸前看到任何一张,熟悉的蓝红相间标志的工作牌。

就在离上班还有两分钟的时候,我的目光被一个男人吸引,倒不是因为这个男人有我急切寻找的工作牌,而是他长得实在有些好看。

那是一个高挑且身材匀称的男生,肤色偏白皙,眉宇间有一种青年男子少有的沉稳。

是我喜欢的类型。

而那个男人就在我的注视下,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了工作牌。

是和我同一家公司的!

我激动万分,那一瞬间,男人在我心中的形象又辉煌了几分。

“你好你好,咱们是一家公司的,我忘带卡了,能带我上去吗?”我上前对那个男子道。

“好的。”他开口了,声音温和低沉。

就这样,我对陆河一见钟情。

多方打听后,我越发觉得,这就是我心中的完美男友。然后我就和唯一的好友边昕,分享了这件事,并定下了一个小目标——半年内,钓到陆河。

其实,我对自己的条件不算太自信,虽然上学时也不乏人告白,但是说实话,我觉得自己的长相绝对不是出类拔萃的,顶多算是清秀,相比于边昕那种可爱依人的女孩,杀伤力还是比较弱的。

就这样,我怀着忐忑的心理,开始接触陆河。

除了开头陆河主动加边昕并找她聊天这一点,好像整个过程都进行得挺顺利的。

因为我个性比较开朗风趣,尽管也被绩效压得喘不过气,可我还是能通过聊天,让在设计迷窟中的陆河,或是放松或是豁然开朗。

这一点,陆河也很惊讶,我们的契合度竟如此之高。

聊了一段时间,两个人熟悉起来后,陆河开始约我出去吃饭、看电影、逛展览。然后,终于顺理成章地确定了关系。

我成功在自己许下的半年期内,拿下了他。

直到生日那天,我收到朝思暮想、梦寐以求的那款手表。

但是我从来没有向陆河提起过这款表,因为我准备自己攒钱买。而且,我想保持自己和陆河经济上的独立,所以不希望他送我太贵的东西。我也暗示了陆河,礼物意思一下就行。

虽然收到这样的礼物非常惊喜,但是难免还是会有些好奇。

如果要说有什么人,陆河可以很快打听到我最近的心愿,那大概只有一个人。

我立马打开微信问边昕。

“嗯对,他问的我呀。”边昕如是回答,顺便发来几张聊天截图。

一开始是陆河问她我的喜好,但之后边昕问需不需要一起出去挑选的时候,陆河完全没有推辞地答应了。从聊天记录中还能看出两个人还一起吃了饭。

没有过分亲近,好像没有越界,但是我心里莫名不爽——为什么完全可以直接告诉陆河好友到底想要什么礼物的边昕,要多此一举,约他一起出去买呢?

边昕其实是个让人相处比较舒服的好脾气女生,对谁都是温言笑语,当然,对她的追求者也是一样。

在处理两性关系这个问题上,边昕几乎是我见过的,最游刃有余的女生。

她可以和所有追求者都保持舒适的距离,可以让他们满足于现状,又不会想去另寻目标。

我几乎可以认定,边昕想把陆河发展成众多追求者中的一员。

我看着手腕上陆河亲手为我戴上的手表,一想到这是他俩一起去买的,甚至可能还是边昕试过的,我就有些反胃。

我摘下了表,放进礼盒里,塞到柜子的最里面。

可能是因为一种不服输的心情,可能就是想要看看边昕到底想怎样,我并没有积极地去维护这段感情,也没有行动去掐断陆河和边昕间的小小火苗。

果不其然,没过几个星期,陆河就向我提出了分手:“宋涵,你真的很好,和你相处自然而快乐,但是,我一直没有找到那种情窦初开,怦然心动的感觉,你懂吗?我现在找到了,我觉得这才是爱情。”

“是边昕吗?”我面无表情地问。

陆河没有说话。

我知道,自己猜的肯定没错。事实是,我在几周前就有这样的预感了。

这样若即若离,欲拒还迎的边昕,果然真的几乎是通吃的。

我也没有留恋,爽快同意了陆河的要求。

没有了感情生活,我全身心投入到工作中。

年底绩效考核时,因为工作成果突出,我被提拔为了部门副经理,甚至还得到了财务总监李林的赏识。

李林虽然比我大不少,但是性格沉稳,工作能力强,也算是青年才俊。

认识不久,他就开始追求我。不算过分积极,但是也看得旁人艳羡。

在经历了陆河的事以后,我也不再那么在乎美丽的皮囊了,还越发被李林的深沉内敛所吸引,渐渐靠近了他。

我还是和边昕维持这种表面朋友的关系,只是不再和她说心里话了。

边昕虽然“夺走”了陆河,却没有和他在一起,这也算是在我的意料之中的,而且,这说明,边昕还没有找到终极目标。

就在我和李林的感情渐入佳境,就差确认关系的时候,边昕又出现了。

“涵涵,我好像有点喜欢李总监。”边昕有些娇羞地说。

我不再像以前一样一点就着了,也习惯了边昕这种“清纯白莲”的套路,我对她的话不置可否。

明眼人都看得出来我和李林的关系,而且都知道是李林追的我。

在这个节骨眼上,边昕冒出来,虽然不排除她是真的动了心,想要努力争取,但是,怎么看这样的行为,都像是在给我找不痛快。

“涵涵,我知道你们……没关系,我就看着羡慕就好,祝福你们。”边昕见我不说话,又补充道。

我算是彻底见识了好友的“白莲”能力,明明是她想要横插一脚,却摆出一副受害者的样子,让人厌恶至极。

我没有理她,也没有生气,转头就走。

当天晚上,李林问我:“涵涵,你认识边昕这个人吗?”

我心中一震,却不动声色道:“嗯,同事,怎么了?”

“没什么。”李林无所谓道,“她突然来找我,说是你的好朋友。”

我知道李林是个成熟老练的男人,也没有什么忌讳:“朋友算不上,但如果你想知道我们之间的渊源,我倒可以给你讲一讲。”

“洗耳恭听。”

于是,我把我、边昕和陆河的故事,跟李林讲了一遍。

他默默听完了,才道:“那我要感谢渣男渣女,让我遇见你。”

我们相视一笑,几天后,就确定了恋爱关系。

不得不说,和这样真正成熟的男人相处,真的很省力也很舒适,我们工作互相帮助,闲暇一起看电影、逛街、旅游,做着所有情侣该做的事。

当然,我知道边昕肯定还没有放弃,她还在若有似无、难以察觉地撩拨着李林。因为李林经常皱着眉头,在和边昕的聊天框里打下三个冷漠的省略号。

这些,李林从来不会避着我,这让我很有安全感。

直到,又一年我的生日到来。

我感觉李林在渐渐疏远我,这种感觉,在生日的前几天尤为浓烈。

我的第一反应是,边昕又要故技重施了。

但是李林平常的表现,让我不知道该不该去怀疑他;通过前一场恋爱经历,我也不知道,这个时候,我是不是该出手去积极地挽回这段感情。

直到生日当天,我穿着打扮,来到李林订的饭店的包间,看到他和边昕同框时,那种懊悔与痛苦才真正涌上心头。

宋涵啊宋涵,你怎么不吸取教训呢?之前边昕是怎么夺走陆河的,你还不知道吗?一年了,你怎么一点长进都没有呢?

我忍着想要逃离的欲望,强迫自己假装镇定地走过去:“李林,这是……”

李林和边昕同时站起来,我看着边昕脸上绽放出那种,属于胜利者的微笑。

“这是边昕——”李林指着边昕对我说,“特邀嘉宾。”

然后,他又搂住我的肩,对边昕道:“这是宋涵,你的好朋友。”

我不明白李林这样做的意义,他为什么要搂着我,或者,为什么要这样奇怪地介绍。

接着,他的话让我出乎意料。

“你之前和我说,你觉得涵涵在清晨阳光下的时候很美,这个,我不完全赞同,我觉得涵涵,不管什么时候都很美。”说着,他看了我一眼,“特别是今天。”

边昕的脸上开始有一丝丝变化,微笑似乎有些撑不住。

李林继续道:“还有,边小姐你可能不是很清楚,那我现在就向你正式介绍一下,宋涵,我的女朋友。可能我之前在公司的传闻让你对我有些误会,但我就算是牛,也不是什么草都能吃得下去的。”

如果说之前边昕的表情是撑不住,那现在就是彻底垮塌,羞辱、不甘与惊讶在她脸上轮番过场。

“好了,表演结束了,边小姐可以退场了,我在酒店门口给你叫了车。”李林抬手做了个“请”的手势。

边昕羞愤地走了,出门的时候,还换了一副带雨梨花的可怜模样,仿佛包厢里是渣男小3儿,把她这个正宫欺负得落荒而逃了。

边昕走后过了好几分钟,我才从那种震惊、痛快、不可置信和失而复得的狂喜情绪中缓和过来。

“怎么样?”李林问我。

“什么怎么样?”我一脸茫然地问。

“生日礼物啊。”李林道,“我知道你不喜欢我送你太贵的东西,所以,就想送你个有新意的,知道你对去年生日的事情耿耿于怀,今天就只好给你报仇雪恨了。”

“怎么样,特邀边小姐的表现很不错吧?”李林搂住我,“虽然好像有点狠。”

“你的表现最棒!”我也搂住他,“知道你懂分寸,肯定不会过分,天知地知,你知我知,她不开口,就只会心里不爽,不是吗?”

我们享受着两个人的烛光晚餐,沉浸在甜蜜而浪漫的情绪中,生日前夕的那种惴惴不安和恐惧一下消失殆尽。

他看着我,那种心灵相通的感觉,让我认定了这个人就是我寻找的那个人。

“哎对了,老李——”我看着烛光中他柔和的脸,“生日礼物很不错,谢谢。”

我觉得,男人应该不会识别不出白莲花的,除非是他故意不想捅破,想在暧昧关系里,多遨游一会儿~找男人,还真的就得找那种,唯你不可,果断与白莲划清界限、自愿贴上你的标签的好男人,大家说呢?

好啦,一样,不管喜不喜欢,

都要帮我多赞、留、戳一条龙哦~

特别是广告啦,让瓶子捡几个零钱买零食!

关注并置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