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川:特别的生日礼物!

童年的经历让我特别的强调要努力创造温情 、温暖、温馨的生活与教育氛围,特别的强调要认真地对待每一个人的合理需要,始终用心呵护生命,关爱他人。我小时候也特别盼望着...


童年的经历让我特别的强调要努力创造温情 、温暖、温馨的生活与教育氛围,特别的强调要认真地对待每一个人的合理需要,始终用心呵护生命,关爱他人。

我小时候也特别盼望着过生日,因为在一年中,只有在生日这天,可以吃到一个完整的鸡蛋。而对于任何其他的礼物,我几乎是不敢奢望的。可童年的一次生日遭遇,冥冥中让我觉得那会是我今生收到的最别样的礼物。

有一年农历十二月初八,是我六岁的生日,可那天我母亲去姨妈家了,她在相距望城约300公里的大通湖小住了一段时间。我这个生日因此是冷锅冷灶的。正好这一天也是邻居姜大爷的生日。姜大爷家人为他做寿,亲友邻居都去他家吃午饭。大哥带着我的双胞胎兄弟中祥去,我也吵着要同去。大哥很生气,把坐在门槛上的我拖起来,抱着我的头,狠劲地很门框上磕,一边磕一边吼着:“我让你去,我让你去……”。当然,最终我没能去。我是不是吃了午饭,我记不得了。但大哥在我生日当天对我的暴力,却可以说刻骨铭心。此后多年,说不准会在什么时候记起这一刻,想着那个无辜、无助、悲催的小男孩在他六岁生日的遭遇,我就会有种深深的悲伤,就会泪流满面。如果时光可以倒流,我愿意历尽千辛万苦去到那个小男孩的身边,去温暖他,去满足他所有的心愿,哪怕他的欲求有些过分。而他当时的心愿其实是非常卑微的。

那时的大哥20岁,我不知道他遭遇了什么不顺心的事,我的不懂事激怒了他,以至于要对我施暴。可大哥呀,你知不知道,你的粗暴,你的心狠,你的愚莽,在我的心中造成了多大的伤害,每当我想起,都会有种锥心的痛而泪流不止。在人们遭遇的各种各样的伤害中,来自亲人的伤害是最为惨烈的。因为亲人之间本应该充满怜惜与珍爱,所以人们的心理机制上更难以化解这种伤痛。

1994年四月我母亲因病去世,为了排遣内心的哀思,我写下了一些回忆文字。其间也提及此事。我将它一一寄给哥哥姐姐,大哥回信说他对自己当年的行为感到非常的羞愧。可见他也进步了,成长了。我的外甥回信说,她妈妈看我的信时,流了很多泪。我很欣慰,我姐姐心中浓厚的亲情。因为若没有爱,读我的回忆文字是不会流泪的。她一定想过她当时在哪里而沒能呵护年幼的弟弟。

人们在面对来自亲人的伤害时,往往有两种倾向:绝大多数的人,都会选择原谅,但原谅不代表遗忘。也有部分人把伤害化作了仇恨,不仅敌视施暴者,也倾向于敌视社会与他人。我庆幸我是正常的大多数中的一员。虽然我心中的那道伤痕只要稍经碰触,就会隐隐作痛,但在极其强烈的情感体验中却没有丝毫的仇与恨。自从我能有收入的这些年来,我给予大哥及他的3个子女的资助是最多的,那不是因为我和他最亲,更不会因为他带给了我不可抚平与癒合的伤痛,只因为他的生存境遇在我的兄弟姐妹之间相比而言是稍差一些的。亲情是唯一可以超越人类嫌贫爱富这种类似于本能的情感的。

随着阅历的增加,我越来越相信“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有时,我也在想,我所遭受的那次家暴,是不是上帝送给我的特殊的生日礼物,让我后来成长为一个教育研究者,并且因为这份独特的礼物,让我始终没有失去对生命本身最严肃的思考,对人类心灵最虔敬的关切。让我能够对各种暴力,尤其是家暴对人的伤害有深切的体认,从而在家庭中、学校教育中、乃至整个社会中倡导爱、倡导生命教育。童年的经历让我特别的强调要努力创造温情 、温暖、温馨的生活与教育氛围,特别的强调要认真地对待每一个人的合理需要,始终用心呵护生命,关爱他人。不过,如果能让我重新选择,我不会选择这样的生日礼物,因为它作为童年经历实在过于酸楚与苦涩。我还没有那么高的境界,乐意为任何崇高目标或神圣使命在童年受难。而且,我相信,爱比伤害与苦难更能培育爱和造就人。2019.3.1

本文作者:北京师范大学教授 肖川

推荐阅读